• 古人如何来计时:铜壶滴下水叮咚 2018-04-23
  • 栖霞视窗--江苏频道--人民网 2018-04-23
  • 这位前“立委”敢警告蔡英文别耍文青 咋回事? 2018-04-22
  • 山西命名首批青年创新先锋 2018-04-22
  • 江苏省华侨文化交流基地落户常熟 2018-04-21
  • 【你好·青春】走进神秘的“天盾特工队” 2018-04-21
  • 高清图集:2017年习近平精彩镜头回顾(国际篇) 2018-04-20
  • 人民日报人民论坛:人生需要一块“磨刀石” 2018-04-20
  • 【大家谈】2017年,中国经济考了个好成绩 2018-04-20
  • 上海开往厦门北G1655次列车上的笑脸 2018-04-19
  • 江西鄱阳湖迎来大批冬候鸟 2018-04-19
  • [“理”上往来]有道德污点的教授该不该“一棍子打死”? 2018-04-18
  • В Сямэне под председательством Си Цзиньпина открылась 9-я встреча руководителей стран БРИКС 2018-04-17
  • 2017CCTV体坛风云人物评选启动 首用电子投票通道 2018-04-17
  • Ban Ki-moon quitte le siège des Nations Unies 2018-04-16
  • 您现在的位置是:学院设置-文学院-信息公开-教学科研-正文

    文学院2017年“研究生学术月”系列讲座之二——赵辉:文学的“限定时空言说”

    [发布单位:文学院  来源:  发布时间:2017-11-29]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   11月27日上午,学院“研究生学术月”系列讲座第二场由中南民族大学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赵辉教授主讲,马晓舟老师主持,相关专业研究生聆听了本次讲座。

        赵辉教授从苏轼的《蝶恋花》和《江城子》两首词讲起,通过“两首词作于同年同月同地,仅隔五天却风格大不相同”为问题导引,与大家展开深入探讨。他认为,文本不仅因事产生,也因事变化,事是文学发展最为内在的原因。文学作品的创作是一个一定性质行为过程的“文字单元”,如诗序、诗题都能体现作诗的前因后果。有何行为性质就具有相应的行为目的,一定性质的行为过程对“文字单元”具有限定性。“文字单元”必须为实现行为目的服务,在什么场合说什么话,是什么身份说什么话,是什么对象说什么话。

        在如上立论之后,赵辉教授就开篇问题作了回应。他认为,《蝶恋花》是一首描写春景的清新婉丽之作,而《江城子》则是悼念亡妻之作,二者的出发点、行为、目的皆不相同,因此风格内容差异巨大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pk10稳赚不赔的技巧 | pk10稳赚不赔的技巧 |